• 正序看贴
  • 倒序看贴
吧友

台州民间档案

民国时期,在黄岩县东南的灵山乡小伍份(今属路桥区)出了两位值得铭记的“小人物”,自号“老骚”与“小骚”。

说其“小”,是因为他们没有干过轰轰烈烈的大事业,属于民国时期的地方名人,但他们爱国爱乡,办学校,重教化,工诗词,善书画,如此情怀和操守,应该值得地方史志“收藏”和后人纪念。

别号的来历

初听起来,“老骚”、“小骚”这两个别号似乎并不雅驯。其实,究其来由却颇为风雅。

“老骚”即罗骚,原名俊,字秀南,一字虬伯。其一生仰慕战国时期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,敬佩其“美政”的思想和“香草美人”的情怀,平素尤喜吟诵其创作的“楚辞体”(也称“骚体”)诗歌,特别是其代表作《离骚》等作品。因此改名“骚”,晚年自号“老骚”。又拆“骚”字,故又号“马蚤公”。用现代的网络语言说,“老骚”是屈原的粉丝。

“小骚”是“老骚”族侄和门生,原名罗宝珩,字楚客。“小骚”从小随师启蒙,对其师谦恭有礼,言听行从。“老骚”对屈原的崇拜也深深地影响着他,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故随其师自号“小骚”,又号“小马蚤”。因为屈原忠贞而被谤,身遭放逐,流落他乡,故人称“楚客”。“小骚”以常见于唐宋诗词中的屈原代名词“楚客”作字,也深含其意;甚至早年的诗集,也取名《美人香草诗稿》。由此可见,“老骚”对“小骚”的影响何其深刻!想当年,“小骚”也绝对是屈原的超级崇拜者。

“老骚”的那些往事

罗骚,系晚清附生,后进入浙江公立法政专门学校学习,法律别科毕业。可以这么说,其既受过系统的国学训练,也深受新式思想的陶冶。早年历主沪、杭各报笔政,性格放荡不羁,不修边幅。晚年归隐家园,每日以书画自娱。民国《黄岩县新志》(以下简称《新志》)卷三十五《第二十三编人物传·第八章艺苑》有传略,其中对其书画特色有如此评述:“书法酷似瘿瓢子(“扬州八怪”之一黄慎之号),而疏放过之,恒喜以败笔作字,乱头粗服,逸趣盎然,尤工擘窠大字。山水摹仿黄子久(元代画家黄公望之字),而参以小李将军(唐代画家李昭道)笔意,结构工细,成幅费时。”1919年,原湖南督军兼省长刘人熙去世,罗骚曾送挽联:“国盗犯通儒,竟使传经失刘向;武人梗和局,空教有约痛罗骚。”

据《新志》记载,罗骚一生有过两次办教育的经历。清光绪三十二年(1906年)三月,与里人罗锡九等在家乡小伍份创立灵山小学,后于1945年改为灵山乡中心国民学校。1943年2月,以卖字所得建筑校舍十余间,创办竿蓬私立黄岩场盐工子弟小学,“盐民至今德之”。以一己之力,在穷乡僻壤之地教化盐民子弟,其办学之义举,实足旌表。

“小骚”早年的闺怨诗

罗宝珩,少时在家乡启蒙,先毕业于新桥扶雅中学,后在黄岩九峰书院发愤苦读数载,古文与书画均取得长足进步。年纪轻轻即有才名,17岁那年,笺注王充《论衡》行世。早年诗学李商隐,好闺怨艳体,已声名在外,著有《美人香草诗稿》。其中有《春闺怨四绝》云:

碧桃开后尚春寒,绻绣时光独倚栏。

脉脉含情浑不语,双飞燕子总羞看。

蜡泪犹存一寸心,欢悰两地费沉吟。

还将惜别叮咛语,重向红蕤枕畔寻。

更无彩笔画双蛾,赤凤西来事若何。

莫向香篝寻梦去,昨宵犹唱懊侬歌。

自怜消瘦到眉弯,不卷湘帘春昼闲。

半晌流莺惊好梦,犹疑身在玉门关。

又有《闺词三绝》云:

一床锦瑟可量人,闺里分明解效矉。

惟有绮怀量不得,游丝遮莫惜馀春。

夫婿年年赋壮游,愁风愁水白蘋洲。

惊心插柳佳时节,又上临江百尺楼。

玉珰缄札报平安,珍重董香细细看。

笑说雄心犹来已,今年端的斩楼兰。

上述两诗描摹细腻,刻划入微,虽缠绵悱恻,但也沉郁感人。著名学者、书法家朱大可在《嘤鸣诗话》中如此评述:“自来为艳体者,往往流于轻薄。此数诗犹有唐人秾丽之意,亦难能而可贵矣。”

“小骚”的后半生

抗战初期,罗宝珩曾任天台测量局局长。据民国《黄岩县新志》卷十四《第十编著述·第四章集部》记载:民国二十六年(1937年),罗宝珩曾作《平倭复国记弹词十出》,由长沙长岳师管区司令部出版。“初版三千册,卷首有司令吴冠周序,称其词句抑扬,流利典丽,清新可与民间读物《倭袍记》、《珍珠塔》、《三笑缘》诸书相伯仲。1941年秋,绍兴桐花舞台艺员王香珠取作抗战宣传剧本,于路桥邮亭演出,极受观众之赞美。”1940年,回黄岩任路桥商会秘书,后任“怒潮”报社编辑。1945年6月,日军从温州北撤,第二次进犯黄岩,灵山乡民众奋起自卫,参加战斗共有50多人,阵亡16人,受伤7人,悲壮惨烈。事后乡里给烈士们建造纪念塔,名曰“六·二八抗日阵亡战士纪念塔”,由县长周俊甫亲自题词,乡民代表主席罗宝珩作碑文,以慰忠魂。同年底,罗宝珩出任路桥区立民众教育馆馆长。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:1942年,由路桥区署呈准黄岩县政府,将原宾兴图书馆改为区立民众教育馆,设馆长一人,由县府委任。下分设总务、教导两组。馆内有图书贮藏室、书报阅览室及民众讲堂至大礼堂、娱乐室、会客室等。因前三任馆长郏国麟、於邦幹、应普汉在职时间均不长,后由黄岩县参议会议长朱文劭提名,1945年罗宝珩继任馆长。上任伊始,罗宝珩首先着手将被温台护航队所占据的馆址收回,充实馆藏图书,对民众开放。《新志》记载:“1943年,县府指令路桥宾兴会改拨田地五十亩,由该馆收租为常年经费……馆内藏书原颇可观,因首任馆长郏国麟任内正值法币贬值,借书押金不能控制,借出之书无法归还。四一九事变敌寇登陆,馆内图书未及搬出,敌退后馆址又为温台护航队所据,图书损失颇巨。1945年,馆长罗楚客与护航当局几经交涉,始将馆址收回。”其次,罗宝珩广交文人墨客,实施民众教化,纯洁社会风气。此时,其注重创作竹枝词、打油诗等,针砭时弊,劝诫世人。据吴雁主编的《路桥史话》记载,罗宝珩在馆长任上曾写过一首《劝警歌》,内容如下:

后生家,好飘逸,怕辛苦,废事业。著衣裳,赶时式。酒馆店,日夜吃。嫖女客,心切切,宿娼妓,当妻妾,占人妻,伤阴骘。贪骨牌,赌勿歇,当衣裳,里剥出。雪茄烟,时刻吸,吃乌烟,横又直,日当夜,夜当日。家道亏,生计拙,手无钱,忖借撮,借撮来,要计息。不改过,终无益。爹娘怒,可赶出,兄弟争,或分拆。亏空完,债主逼。老婆抛,儿女别,或离家,或离籍。此何人,少周急。冷无衣,饥无食。初跌薄,难过节,见财翁,便屈膝,逢亲友,连作揖,惯用钱,谁供给。没奈何,去偷窃。做了贼,容易跌,跌两番,为丐乞。破席围,破袋揭,挂碎零,多蚤虱,沿街讨,门前立,叫百声,钱得一。庙角头,作家室,檐街板,夜当席,薄扇爿,过六月,稿荐筒,过大雪,无病时,求邻恤,有病时,断亲戚。兄情断,妻早别,缺茶饭,增病疾。忆从前,泪双滴,到此时,悔不及。气一断,没人泣,叫保长,来收拾。化棺材,薄板结,泥冢坦,做坟窟,不做七,便了结,可怜你,到此绝。说这话,非过激,细思量,在实实。你不改,我无涉,你能改,是豪杰。凡为人,须自惜,早回头,宜猛力,走正路,万事吉。俭与勤,财可积。劝人恶,天诛灭,劝人善,增阴骘。吾所言,君看毕,君为吾,广传说。

打油诗语言明白如话,诙谐风趣;寓意深刻隽永,入木三分。

公务之余,罗宝珩勤于著述,著有《小马蚤诗文集》,详注《谐铎》四卷、《夜谭随录》四卷、《燕子笺传奇》二卷和《论衡》三十卷,由上海会文堂、文瑞楼等书局出版发行。新中国成立后,罗宝珩回老家小伍份务农,生活潦倒。虽时有老友朱文劭等接济,但最终悒郁而死,享年不详。


赶紧回复一个吧,可以获得积分噢!
本贴共有0个回复,点击率13回到『台州教育』
发表回复
也可按Ctrl+Enter提交!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