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正序看贴
  • 倒序看贴
吧友

《神游良渚》浙江理工大学“浙理国教”

神游良渚
春风催绿瓦,杨柳挽白堤。仿佛一到这里,风也好,水也好,时光也好,都变得缓慢而又明媚,良渚,一个尘封在岁月里的梦。五千年的流光,三千平米的故园,浓荫转尘土,沧海变桑田,她是漫长光阴凝缩成的一粒琥珀,她是璀璨星辰流转下的迅疾一瞬。
我未曾在此生活过,可一踏足良渚古城遗址,就像是找回了长久漂泊的灵魂。捧起一抔流沙,随着沙砾从指缝里滑落,我好似看到了过去,好似听到了远古的呼唤,古城的容颜渐渐地、渐渐地清晰了起来,我不禁一路追寻华夏文明升起的曙光……
城墙并不庄严肃穆,在和煦暖风的吹拂下,更多的是一种静谧与神秘。微风沁起泥土的芳馨,舔舐着我的鼻尖,甚是清爽。我缓缓走到城墙前,抚摸着它苍老的肌肤,它的温度好像比气温更高,也许那是灵魂的体温。先辈们为保卫家园,就这样一点点垒起土石、垒起时光,生命在迁延的时日里变得岿然且永恒。
城内,一条条河流如银色的丝带织在一起,纵横交错。在阳光与树荫的辉映下,水面泛起了细碎的波光,无声地荡拂着岸边的沙地。先民们乘坐独木舟、竹筏穿梭其间,悠闲自得,似是光阴就在这来回荡漾中消散殆尽。河流的两边,农舍农田星罗棋布,男女老少皆在其间耕作、纺织,靠自己的双手与智慧,来期盼一个更好的明天。他们的欢喜,无须掩饰,多么纯粹!
朝着城中心走去,渐渐走到了手工业区。这里,陶器、漆器、木器、石器、骨器应有尽有,其中最为瞩目的当属玉器。作为良渚文化重要的载体,玉器既为贵族彰显权力,又为平民写照生活,蕴含了最原始、朴素的情感与信仰,将先民们的生活妆点得愈发精致。所以你看啊,这些工匠们是多么一丝不苟、精雕细作——他们额上滚烫的汗珠滴落在了手中的金石玉器上,融入其中,赋予其灵性,赐予其岁月。我不曾注意过,原来,这样一颗小小的玉石,竟浸透了几千年的人间烟火。
穿过了琳琅满目的手工业区后没走多久,我来到了古城的中心——莫角山,古朴典雅、高大恢宏的宫殿和神庙矗立于此,与我这样渺茫的肉身相比,它们是永恒的。远远望去,它们和天穹连在一处,空灵虚幻,像是沉浮在汪洋之上的白帆。我想,那位手握玉钺和玉琮的王定是居住于此,只可惜像我这样的布衣,难以掀开时空的面纱来窥见他的面貌。时光啊时光,不要再催迫我了!我多么想肆意沉沦于此,活在这浮花浪蕊的风情里,彻底体味一次人生最初的风流与欢妙!只可惜,在时光面前,一个国家、一个文明都是苍白无力的,更何况是一个人呢?我只好边走边祈祷,愿良渚的王能永远长眠于此,生生世世统治着他的子民。
我双手合十,虔诚地向前走,走过了贵族墓地,一路草木蓊郁,有犬吠蝉鸣相伴,来到了一处被称作是瑶山祭坛的圣地,先民们在这里祭祀,祈求神灵和祖先的庇佑。几个大祭司头戴羽冠、脸涂兽纹、身披丝袍,围在篝火旁边载歌载舞。祭坛的四个角与夏至和冬至日出日落的方向几乎一致,你们也在窥探宇宙的奥秘吗?
我怀揣着所有的执念与疑惑,妄图上前与先民们对话,忽然间,狂风肆虐、飞沙走石,天地混沌一片。当我再度睁眼时,先民们和他们的国度早已随着风沙湮灭在了黄土之下,天地归于死寂。
他们的祖先暴霜露、斩荆棘,在尺寸之地上建立了自己的家园,后人们兢兢业业,为的只是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。可上苍,你怎能忍心让这样一个伟大的文明毁于旦夕之间呢?我想问先民们的,正是这些尘封在岁月里的秘密,可惜我也意识到了这不过是一场梦,我永远也无从知晓答案。渺茫无着的情绪难以化解,如同远处山间经年不散的雾气,唯有我停留在原地,满目潸然……
残阳西下,余晖仍静静地淌在古城遗址上不忍离去,有那么一瞬间,竟将其渲染得金碧辉煌!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“百年鼎鼎世共悲,晨钟暮鼓无时”,在历史的巨轮下,一切都难以幸免。唯你我头上那片青天,是在千年以前,亦或是在万世之后,恒久不变。
何日更重游?我只好小心翼翼地将这桩“神游良渚”的心事装订在流年的素笺上。我想,良渚,也许并没有消失,而是转化成了另一种存在形式,可能良渚先民的血液正流淌在你我体内,可能良渚文化的神韵早已深深烙印在后世的文化中……正如粪虫饮露于秋风,正如腐草耀彩于夏月,我们也能在短暂的一生中创造无限的可能。要知道,现在的华夏儿女,又经历了五千年的风雨,正在缔造一个空前繁荣辉煌的文明。


作者 罗宏涛

赶紧回复一个吧,可以获得积分噢!
本贴共有0个回复,点击率87回到『台州贴吧』
发表回复
也可按Ctrl+Enter提交!

回到顶部